正北方网 > 环球军事 > 军事美女 > 正文

中国维和女兵南苏丹巡逻:上厕所带块布 半夜遇枪战

作者: 责任编辑:郭正杰 2016-06-06 09:31:00 来源: 央视

维和霸王花准备出征:配精良装具苦练反恐战力

9月15日,维和警察防暴队女队员陈姣姣(右)在反恐技能训练中接近目标。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央视新闻客户端6月5日消息 战乱中的非洲,他们是中国向国外派遣的第一支整建制作战维和力量。她们是走出国门的13位维和特战女兵。他们经历战争,他们冷静应对。面对面,讲述中国维和部队的一次危急时刻。

当地时间5月31日20时45分左右,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位于马里北部加奥市的维和人员营区遭遇恐怖袭击。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损失最为惨重,1人死亡,5人受伤,其中2人重伤。

非洲,全球冲突最为集中的大陆。从马里到利比里亚,从刚果(金)到南苏丹,越是在战火纷飞的地方,越能看到中国维和人员的身影。目前,2400多名中国维和人员正在7个非洲任务区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

中国驻南苏丹维和步兵营,是2015年4月8日,应联合国邀请到达南苏丹首都朱巴执行维和任务的。与之前中国派出的维和部队都是工兵、运输、医疗和警卫分队不同,这支部队是中国向国外派遣的第一支整建制作战力量。

杨钊,现为济南军区某旅副政委。2015年在非洲南苏丹的维和经历,是他和他的战友们军旅生涯中不可磨灭的一段历程。

南苏丹,曾经是原苏丹共和国的一部分, 2011年7月9日南苏丹通过独立公投宣告独立,成为非洲大陆第54个国家。但令人遗憾的是,年轻的南苏丹共和国独立不久,总统基尔与时任副总统马沙尔领导的两派武装力量之间就于2013年12月15日爆发了内战,造成五六百人死亡,上千人受伤,数万难民流离失所。面对武装冲突持续升级与恶化的局势,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将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的核心任务转换为保护平民,并决定增加包括5个步兵营在内的5000名维和人员,中国步兵营便是其中之一。

中国维和步兵营有700人,他们在南苏丹有两项最重要的任务。第一项任务是为在其所驻扎的联合国营区周围的难民营提供安全警卫。第二项任务则是巡逻。对于这支步兵营来说,维和期间最为惊险的时刻就发生在2015年9月底10月初的一次长途巡逻。

记者:那一次你们要执行的巡逻,目的是什么,要完成什么任务?

杨钊:我们执行这个长途巡逻,主要一个是在规定的路线上,了解当地的安全形势,对安全情况进行评估,上报联合国的有关部门。

杨钊是中国驻南苏丹维和步兵营教导员,同时联合国任命的这支部队的首席副指挥官。这次长途巡逻任务就是由他带队前往的,巡逻路线是从南苏丹首都朱巴出发,一路向西,途经南苏丹城市蒙德里,到达西部小镇摩罗,整个队伍有20辆装甲车和92位中国官兵组成,巡逻为期15天,总长340多公里。事实上,这条路线也是南苏丹政府军和反政府军交火最为频繁的地段,联合国要掌握这个地区的安全形势,就是靠维和部队这样的长途巡逻来提供。

一出朱巴市区车辆就出现了问题。

杨钊:所谓的路我们称之为弹坑路,从方向上来讲它是一条路,但是在行进的过程当中,沟、坑非常多,基本上我们车队行进的时速,在每小时15公里左右。

王佩:尤其进了一些热带雨林里面去,我们的车,它周围的草全部是盖住的,当一个路弯弯曲曲走的时候,你只能看到眼前的,可能十来米。

在这支维和步兵营里,有一个13人组成的女兵队伍,这是执行国际维和任务的第一支中国女子步兵班。王佩是这个班的班长。参加这次长途巡逻的,有7名女兵。

记者:从你们的基地出发,到巡逻的那个目的地,在这个过程中,你处在一种什么状态?

王佩:还是比较紧张吧,在那里的话,有可能丛林中,你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你听到几声枪响。

记者:你们这一路过去,时速十多公里,你们怎么摸清楚周围的情况?

杨钊:我们在沿路行进的过程当中,并不是说一直在行军,一般是到达居民的居住地,我们要停下来,停下来之后和当地人进行交流。

在这次长途巡逻中,与当地百姓的沟通更多的是由女兵去完成。

王佩:那次长途巡逻,其实从理论上说,按照惯例女兵是不用去的。

记者:为什么?

王佩:因为在野外的衣食住行都不方便,要单独去保障女兵,但是我们自己都非常想去,然后就跟营长说了这件事。

记者:那不是给任务添麻烦吗?

王佩:不是,我们也是正儿八经去执行任务,我们的所有保障,我们可以自己解决,然后营长同意之后,我带了6个女兵就一块出发了。

记者:你们可以做什么?

王佩:我们做的就是跟当地的妇女,跟儿童去交流。

王佩:像我在营里面的另外一个称呼叫性别保护官。

记者:怎么讲?

王佩:因为在非洲的话,女性的地位非常低,有我们存在的时候,跟那些妇女儿童,我们可以去感同身受,去说一些事情,她们更容易去接受,再加上妇女自己,从我们心理上,一些女性的思维角度,还有一些比如说她们受伤了,救护的话女性就方便一些。

在这样的维和任务中,女兵发挥着他们特有的优势,但同时也要克服更大的困难。

记者: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男兵和女兵,一方面是承担的任务,另外一方面是每天的训练,有区别吗?

王佩:几乎是没有区别的。因为这块,我们是作为首批维和步兵营出去,女兵都是战斗员,跟以前的意义上,通信卫生不一样,所以像射击打靶这些东西,所有的都是一样的。

记者:女兵的战斗员和男兵战斗员,要承担的任务,一点区别都没有?

王佩:几乎没有区别,像站岗巡逻护卫,基本上男兵要去的地方,我们都去,比如说她们要上厕所,这些东西去解决,我们都是随身带了一块布。

记者:一围。

王佩:围一下,两个人围一下,其他人上厕所,然后互相交换是这样子。

记者:晚上睡觉怎么办?

王佩:晚上睡觉就是单兵帐篷,一个大场地,大家放着一个地布,每个人把自己的帐篷支起来,那个帐篷里面刚好你自己,能爬进去,能睡着。

中国首批赴南苏丹维和女子步兵班士兵贾晓晨: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来条件这么艰苦的地方,而且是晚上要在这里住宿,而且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晚上不能洗漱就要睡觉,而且还有很多的小虫子,晚上上厕所也特别不方便,这个地方真的有很多小虫子。

经过一路颠簸,两天之后,长巡分队到达蒙德里县东部的临时行动基地。

杨钊:所谓的临时行动基地,实际上是联合国以前,废弃的一个营地,大约是五十乘五十,然后用网箱围起来这么一片空地,其他没有什么基础设施,以前是废弃的,现在主要用于联合国的维和部队,组织战区的长途巡逻的时候,路过这里,在这里进行住宿,并在周边进行巡逻,也是一个临时营地,这个营地距离,它的西边的蒙德里县的,苏人解(南苏丹政府军)的军营,直线距离就是五百米,就隔着一片树林,树林里有一个小村庄,就隔着五百米 。

在蒙德里县,杨钊把长巡队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他带领继续西进,前往摩罗,完成剩余的长巡任务,另外一部分则留守蒙德里的临时行动基地,了解当地的安全形势,因为在一个月前,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政府军和反政府军之间的武装战斗。王佩就是留守临时行动基地的人员之一。

记者:你们自身的防护是什么?

王佩:联合国一片废旧的营地,一个大概两米高的网箱。

记者:你们自身的防护有什么?

王佩:随身带的武器,加上突击车和步战车上面,带了一些武器。

记者:留了多少人在营地里面?

王佩:40人左右。

就在王佩他们留守的第一个夜里,突然爆发激烈枪战。

王佩:然后当天晚上,因为我们都住在帐篷,住帐篷晚上怕不方便,轮流在站岗,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有一个女兵在站岗,然后她们听到外面,响一声。

记者:什么声?

王佩:应该是四零火箭筒,炸了一声,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第一反应感觉就是,可能有事情发生了,然后就趴到那个,我们是打的地铺,趴到那个窗户上,帐篷的窗户上去看,天上就是跟流星雨一样,曳光弹到处在飞。

记者:你当时心里的反应紧张吗,恐惧吗?

王佩:第一反应应该是有点蒙,不是说紧张恐惧,回头再去想,可能有点后怕,但是当时没有这种感觉。

记者:什么叫蒙?

王佩:你愣了一会,你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这个时候,对讲机里面就开始喊,可能外面交火了。

这一次,维和步兵营遭遇的是实战,这是他们在国内的和平环境里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王佩:然后我们的反应,因为在野战状况下我们的装具枪支,都是在我们的身边,第一反应赶紧披带装具,然后进行安全转移,我自己穿的。

记者:你们能去哪儿,这不是已经是很安全的地方了吗?

王佩:因为它是一个网箱,你要进行防护,你肯定是贴近这个墙边的时候,它是比较安全的,你这个弹打过来的话,它还有大概几十公分的,一个墙的厚度 土的厚度,可能不一定能打穿。

枪炮声不断响起的同时,在外继续执行长途巡逻任务的杨钊也得到信息。当时他刚刚到达摩罗,据临时行动基地120公里。

记者:你怎么问?

杨钊:第一句话就是,什么事,那边人跟我说打仗了,自己的感觉内心里面,稍微颤抖了一下,我说和谁打,说不清楚,现在我们营地的外围,全是枪炮声。

王佩:我们能做的就是,只是说在当时安全守卫住,联合国的这个营地,临时营地不能被别人去侵占,或者是被别人去冒犯。

这次枪战持续了半小时,之后转入平静。考虑到临时行动基地的防护功能并不强大。杨钊带着长巡分队连续行军八小时回到了临时行动基地。到达后,他迅速和当地政府军指挥官进行沟通,双方达成协议,政府军不会向维和部队开枪,如果维和部队受到攻击可以还击。并表示,事态已控制,请中国维和人员返回。然而第二天早上六点,枪炮声又再次响起。

杨钊:5点多钟当时我起来过,当时我起来之后,把所有的防卫点看了看,没什么事,天稍微亮一点点,还早,再回去休息一会儿,躺下没半个小时,突然很密集的枪声就响了,响了之后,当时自己躺在帐篷里的地上,铺的防潮垫,基本像弹射一样站起来了,站起来之后,当时判断什么声音,对讲机里,我说什么情况,当时说外面好像是又交火了。

杨钊是二十多年的老兵了,但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遭遇实战。

杨钊: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战争环境,当我一出去之后,抬头一看,满天各种口径大的弹道非常低,就在我们的上空,当时我在原地,愣了大约有两三秒的时间,原来这就是战争。

这次战斗要比头一天遇到的更为激烈,而且出现了更为严峻的战况。中国维和官兵驻守的临时行动基地被夹在了交火双方中间,子弹在官兵们的头顶飞来飞去。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需要杨钊迅速做出决策。

杨钊:实际上就像考试一样,就像排列组合一样,能不能在一瞬间,把它组合起来,下达出每一个命令,都能让它是正确的,其实当时有两次,已经下达了所有的武器上膛,准备进行还击。

记者:谁下达的命令?

杨钊:我下达的。

记者:你为什么做出这种判断?

杨钊:因为当时周边的枪声很近,就在我们围墙外边,这个就已经是遭到直接威胁了,这种情况下,指挥官按照交战规则来讲,可以视为直接威胁。

这里是联合国维和部,请离开这里,这里是联合国维和部队,请离开这里,这里是联合国维和部队驻地,停火,马上离开,否则我们将发起反击。

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有三项基本原则,其一就是需保持中立,不得偏袒冲突中的任何一方;第二,维和行动必须征得有关各方的一致同意才能实施;第三,维和部队只携带轻武器,只有自卫时方可使用武力。

记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开枪,把他们给弄走,可不可以?

杨钊:开枪不是不可以,但是开枪有没有作用,这个是最主要的,在当时的情况下,双方在激烈交火的情况下,你即使开了枪,恐怕也没有很大的作用,它不是像我们所谓的小规模的,类似于警匪这样类型的,小规模的,我可以开枪喝止,对于单个目标和单个其他的目标,对于一些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说白了就是当地人家自己的战争,这种战争状况下,你鸣枪或者是警示,第一是没有任何作用,第二还容易引起,冲突双方的误判,以为你要加入战斗。

记者:不可以主动卷入到当地的,自己的冲突里面去?

杨钊:是,这是他们的内政问题,是不能卷进去的。

权衡之后,杨钊迅速给蒙德里的政府军拨打电话,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而此时,情况进一步恶化,很多反政府武装人员在撤退时有意向维和营地靠拢。

在杨钊他们识破反政府军的意图后,长巡分队更坚定不许开枪,加强防守的策略。与此同时,南苏丹政府军也识破对方的意图,向中国营区打来电话,告知刚才作战无法接打电话,请不要误会。之后,反政府军意识到自己的计划败露,最终撤出了战斗现场,整个危机持续了4个多小时。

记者: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当时没有做出一个正确判断,卷进去了,你们开火了,后果会是什么样?

杨钊:后果如果是判断失误 ,卷入交火的话,会出现这么几个问题,第一个 开火之后,引起对方一方,或者是双方的误判,,形成双方交火甚至三方交火,我们将丧失中立的原则,卷入了对方的冲突,直接卷入交火,我们就成为对方的敌人,我们自身的安全,这个就不好再说了,所以说如果卷入交火的话,让我们的自身安全,可能是毁灭性的。

炮火逐渐平息后,长巡分队终于有了难得的休整时间。中国维和人员本来可以在这个安全窗口期,离开临时基地,但杨钊他们又做出了留守原地,不撤离的决定。

王佩:做出的决议就是我们不能撤。

记者:为什么?

王佩:第一我们撤了,联合国的地位,肯定会直线下降。

记者:为什么?

王佩:因为这里一发生冲突,你走了,贫民谁来保护,他们交战双方,不会考虑到贫民的一些利益的,第二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撤了,你让中国的颜面何存?

记者:如果你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万一枪声,或者交火再开始,你们会不会受到威胁?

王佩:可能,甚至在当时都想过,如果我们在这里回不去了,应该会是怎么样子,那么危机,当时,有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因为枪弹是不长眼的。

王佩的男朋友也是一名军人,他们是在参加国内的一次维和任务的培训中认识的。2015年4月王佩被派往南苏丹执行任务时,他的男朋友也被同时派往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就在王佩他们遭遇危险的时候,身在北苏丹的男朋友一直试图与她联系。

王佩:当时电话是中断的,他好长时间联系不到我的时候。

记者:着急?

王佩:对,很着急。后来信号重新恢复联系上他的时候,我可能说了一些,我甚至想到了,我们如果回不去会怎么样,他说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们都在,是在执行任务,但是还是要保证好自己的安全,尽量去保重,如果这样的话,那我陪你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在随时有可能发生人身甚至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步兵营没有躲在安全地带,当天,他们在临时营区建立难民避难所。

记者:为什么枪声完了之后,你们要就在这个基地的旁边,再马上建立一个临时的庇护所?

王佩: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我当时印象特别深的就是,我在一个哨位上,站在那观察外面,我们只能露着头去,去观察外面的时候,草很高看不到,就看到草在动的时候,慢慢当他们接近我们的时候,看到一个断了腿的,就是当地的一个居民,是一个男的,大概有三四十岁那样子吧,可能是在战争中,已经失去双腿了,他又慢慢地往我们这边爬。

在查明这位男子是一位难民后,长巡分队的随军军医对这名受伤的男子进行了及时的医疗治疗。在加强自身安全警戒的同时,中国维和官兵在临时营地先后接收了300多位在这次战乱中流离失所难民,为他们提供了食品,医疗等方面的救助。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让你觉得挺触动你的?

王佩:我感觉看到那些所有的人,尤其在跟他们眼神,进行对视的时候,你就觉得真的是,看到那种是恐惧对战乱的一种恐惧,可能用语言来说,我们给他讲英语,他们还不听不大懂,但是他们知道,我们对他们是没有威胁的,是对他们是友好的。而且在我们那,后面避难的那些人,应该算是老弱病残多一些,很多小孩,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父母是谁,有可能他们在慌乱中,父母就已经……

记者:没了?

王佩:对,已经没了,或者是跑散了,甚至有一些孩子他们身上的衣服没有一块完整的,或者说干净的地方,都是什么鼻涕,眼泪,就在那哭,完成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干什么,他们当地本来那些人,吃的东西就很少,吃个芒果,吃个木瓜,或者是挖一些东西去吃,种粮食的地方很少,然后我们去,给他们提供这些东西的时候,大家都是特别感激,可能是。

历时11天,中国维和步兵营长途巡逻分队的92位官兵安全返回朱巴大本营。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如因转载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站联系,请于作品发布日期后30日内进行。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